导读:音集协此次通知歌厅删除侵权使用的音乐电视作品,只是清理和规范曲库的第一步,删除侵权歌曲将推动KTV版权市场的规范和繁荣。

直播中

正序显示 0 阅读数 | 来源:华族网

2018-11-10
09:23
图片无法显示
华族

6000歌曲下架背后的亿元使用费博弈:音集协抽取4%

导语:音集协抽取4%、天合集团抽取25%、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抽取21% 剩下的50%分给权利人;两场官司致近五成使用费暂遭冻结。

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 供图/视觉中国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 供图/视觉中国

记者 崔巍

根据对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的采访及北京青年报记者的调查了解,近两年音集协每年从KTV经营商处收取的版权使用费为1.6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给予权利人的份额不低于50%,且基本实现了按实际点播数计量。

本周初,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发布公告,要求KTV经营场所停止使用6609部因相关版权代理公司退会而已无合法授权的音乐电视作品。一周来此事仍是余波未了。对于最受大众关注的问题,即这些作品今后还能否在KTV演唱,本报已于11月8日的报道《6000歌曲下架并非强制且只针对特定版本》中作出解释。

此外,也有网友提出其他一些疑问,如来自KTV的这笔数额庞大的版权使用费究竟是如何分配的、权利人是否能够获得与作品点播数相应的费用等?根据对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的采访及北京青年报记者的调查了解,近两年音集协每年从KTV经营商处收取的版权使用费为1.6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给予权利人的份额不低于50%,且基本实现了按实际点播数计量。

与天合集团不再合作成下架导火索

据周亚平介绍,在2008年音集协诞生之前,音乐作品授权及收费等相关事务都是由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管理的,后来因这部分事务比较繁杂,管理难度较大,才成立了专门处理此项业务的音集协。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音著协针对的是词曲创作者即权利人,而音集协针对的是具体作品。“音集协刚刚成立的时候,只有几十个工作人员,所拥有的权利和地位都比较小,就选择了和天合集团合作,委托天合到各地收取版权使用费,相当于是管家的身份。”于是这10年来的操作流程都是天合把从各地KTV收取的版权使用费上交给音集协,音集协再上交给音著协,最终根据歌曲的点播次数及唱片公司拥有的版权数额等分配给相关权利人。

就在本月初,音集协又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与天合集团已长达10年的合作关系,起因是近年来天合集团多次拖延结算版权费,最长时间达到一年半之久。此外,天和方面还存在未按照合同约定使用音集协账户、开具音集协发票导致收费信息不透明,以及使用隐蔽手段分流版权费等严重违法违规问题。

据悉,这也正是此次6609部作品下架的导火索。因为这些作品的版权之前大多都是由天合集团所属子公司代理的。天合集团随即发声明称,音集协在今年7月起诉己方要求解除合作协议之举有悖诚信,己方已于10月提起反诉,现在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音集协即单方面公然宣布终止合作的行为是无效的。周亚平也向北青报记者证实,此案确实处于审理阶段。以当前情况而言,如果法院最终宣判双方解除合同,音集协就不必再向天合集团分配这25%的份额,那么分给权利人的将有可能达到总收入的70%以上。而在此之前,这部分费用应该进入冻结状态。

近五成使用费因官司而暂遭冻结

此外,成立初期的音集协为了扩充所拥有的音乐版权,还与当时手握大量海外版权的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也建立了合作关系。2010年,音集协在第二次会员大会上公布了《全国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分配方案》,正式明确了这笔费用的分配额度,大致为音集协抽取4%、天合集团抽取25%、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抽取21%,剩下的50%则给予权利人。

到了2014年,随着音集协海外音乐版权资源不断扩大,索尼、环球、华纳等知名国际唱片公司都已先后加入音集协。由于这些公司旗下所有的大部分海外音乐作品版权与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所提供的音乐版权基本重合,另外音集协方面也认为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所抽取的21%费用过高,因此提出终止与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的合作。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由此以合同违约为由,向音集协提起诉讼,此案至今仍未宣判,这每年21%的费用也自2014年起一直处于冻结状态。加上天合的25%,这意味着近五成使用费遭冻结。

每间KTV包房收费每天8元至11元

周亚平介绍说,音集协向KTV经营商收取版权使用费时是按照包房数量结算,同时会要求经营商提供歌曲使用数据,以此作为后期向权利人分配的依据,每年的收费标准和分配方案都会在网上进行公告明示。北青报记者在音集协官网上确实查找到了分别于今年3月和4月发布的《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关于2016年度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分配的公告》及《关于2018年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收取标准的公告》。其中收费公告上写明了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KTV经营场所应缴纳的费用,数额最高的上海、北京为每间包房11元/天,最低的宁夏、新疆等六地为8元/天,其他地区为8元至10元不等。

2016年使用费1.6亿元一多半用于分配

有关费用分配的公告内容则更为详细,数据来源、点播率计算方法、分配细则等逐项列明。从中可以看到,音集协从国内主要的3家KTV点歌系统设备供应商及3家全国知名品牌全连锁、量贩式KTV征集到包含歌曲名称、表演者、语种、点播次数/点播率在内的2016年度KTV使用歌曲数据超过50万条,而后委托第三方调查公司通过程序和人工校对的方式将源数据进行规范化、标准化,得到总点播次数并形成调查报告,再由此计算出各歌曲相应的点播率,将点播率作为计算会员分配额的依据。

分配细则中明确写到,协会2016年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投入分配金额即总收入为1.6446亿元,扣除给予天合集团的25%渠道服务费、19%的待处理费用即与卡拉OK版权运营中心的涉诉冻结费用及2%的音集协自身运营成本(实际运营成本为672万,约占总收入的4%,不过其中近一半不从总收入中提取,而来源于税额抵扣、利息收入等)之后,最终用于分配给权利人的费用为54%,约8881万元。

2018-11-10
09:20
图片无法显示
华族

6000流行歌KTV下架 部分移动迷你KTV称将尽快响应

11月5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发出公告,要求KTV终端生产管理商和卡拉OK经营者在今年10月31日前,删除并不再向消费者提供6000多部音乐电视作品。其中包括陈奕迅、张惠妹、邓紫棋、Twins、毛宁等多位知名歌手的热门KTV曲目。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网站截图

CBD君发现,该“官宣”虽然本月5日才在音集协官网公布,但实际公布出来的文件落款日期是10月22日;现在也已超过文件要求的10月31日的下架时间。

广州的众多卡拉OK、KTV、移动式迷你KTV是否将相关歌曲进行了“下架”处理?CBD君随机走访发现,广州市区众多包厢式卡拉OK已经将涉及歌曲下架;部分移动式迷你KTV仍可找到和演唱相关歌曲,但相关客服表示将相应号召尽快下架有关歌曲。

市区多数KTV已经下架相关歌曲MTV版本

现场演唱会版多未见下架

CBD君下午在“唱吧麦颂”KTV内走访发现,现场工作人员对相关歌曲是否下架表示不太清楚,并现场帮忙点播了一首下架名单上的热门KTV单曲《死了都要爱》。据了解,该歌曲在该KTV系统内有多个可点播版本,但MTV版本已经不见,仅可选择多个演唱会版本。

根据音集协公布的名单显示,6609首歌曲中,主要涉及广州新时代影音、英皇娱乐、丰华唱片、爱贝克思等几家公司,以及《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蒙面歌王》《中国新歌声第一季》等节目播出版。

CBD君先后查询了陈奕迅的《十年》、《爱是怀疑》,Twins的《见习爱神》(英皇娱乐),张惠妹的《解脱》,邓紫棋的《泡沫》(丰华唱片),信乐团《死了都要爱》,王心凌《睫毛弯弯》(爱贝克思),毛宁杨钰莹合唱的《心雨》等名单上的大热KTV歌曲,发现发现名单涉及的歌曲MTV版本基本都已下架,现场演唱会版则未见下架,可以正常进行点歌演唱。

若自己的KTV拿手曲目被“不幸”下架,市民还可选择相关演唱会版本来唱。不过,如果歌曲没有演唱会版本收录,就比较扎心了。

部分移动式迷你KTV未下架曲目

客服回应会尽快响应

除了包厢式传统KTV,移动式迷你KTV近年来在广州各大商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受到不少年轻人青睐。CBD君随机选择了上下九商圈内的一台“友唱Bar”移动式迷你KTV,发现《十年》、《泡沫》、《听海》、《死了都要爱》、《第一次爱的人》等名单曲目MTV版本仍然可以正常点播和演唱,录制、分享这些歌曲到社交网络等功能也全部可以正常使用。

CBD君随后致电“友唱Bar”客服,客服回应称,目前正在积极响应音集协的发布,将尽快对名单上的歌曲进行下架处理。

粤语歌“损失惨重”

“下架歌曲点唱率不高”遭质疑

CBD君统计发现,音集协发布名单中共包括6609首歌曲,其中有3813首来自香港英皇娱乐,这3800多首歌曲中又以粤语曲目为大头;此外来自丰华唱片的邓紫棋也是粤语歌大户,此次喜欢粤语歌的朋友可谓“损失惨重”

▲陈奕迅部分被下架的歌曲

▲杨钰莹部分被下架的歌曲

▲邓紫棋部分被下架的歌

▲信乐团部分被下架的歌曲

▲伍佰部分被下架的歌曲

▲那英部分被下架的歌曲

▲毛宁部分被下架的歌曲

▲费翔部分被下架的歌曲

尽管在先前媒体报道中,音集协该协会副总干事马继超称,本次通知删除的6000多首歌曲,除了极少几首流行曲目外,大部分年代久远点击率不高,对KTV曲库的广泛性的基数影响有限。

不少网友对此表示不赞同,“扎心的不是陈奕迅下架,而是说他点击率不高”、“以后广东人只能去KTV打牌了”的评论在社交网络上被频频点赞。

CBD君在走访中发现,不仅仅是普通消费者,卡拉OK经营者亦对“本次删除歌曲点唱率不高”这一说法有一定异议。

广州市天河区某包厢式KTV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业界内已经知晓该公告,做法不一,但“对下架歌曲点唱率不高的话不认同。“友唱Bar”客服也表示,下架歌曲的点唱率不低,“特别是在广东地区点唱率较高。”

消息一出,引发了众多CBDer热议。他们说......

那些和KTV金曲有关的故事

“90后集体回忆下架,KTV无歌可唱!”

“对1990年前后出生的广东女生们来说,TWINS绝对是我们这代人的集体回忆了。”今年25岁的广州市民王小姐听说TWINS的一批经典歌曲即将在KTV下架后感叹。“小学到初中那段时期吧,TWINS和S.H.E.是最红的女生组合,班上的女生分为两派,而我就是TWINS派。”

在粤语区,TWINS的一首首经典歌曲:《明爱暗恋补习社》、《恋爱大过天》、《眼红红》……陪伴一代女生走过了青春期,从开始喜欢一个人,到学会放弃一个人。

王小姐回忆,“高三毕业后的夏天,我跟暗恋了两年的高中同学去KTV唱歌,我点了一首《眼红红》,唱着唱着忍不住眼睛红了,连忙喝了一大口啤酒假装自己被呛出了眼泪,最终还是没跟他表白。”

此后的好几年,王小姐都不轻易在KTV点这首歌,怕“触景生情”。直到大学时的一次聚会,朋友点了这首歌,王小姐发现,自己已经放下了,能坦然听这首歌了。听闻这次6000多首歌曲要从KTV下架,王小姐说,“好多90后的集体回忆、大半去KTV要点的歌都没了。”

“朋友之间约定俗成的梗没有了”

在北京工作的李先生一看到超过6000首歌曲下架KTV的新闻推送,就马上在大学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

李先生介绍,自己毕业于广州本地的大学,大学班上有一位人缘极好的女同学英文名叫Cyndi,和歌手王心凌英文名一样。“所以我们每次同学聚会唱K都会自动自觉地点一排王心凌的歌,俗话说见字如面,我们就是“听歌如面”了,一唱王心凌的歌就能想到她,都已经成了我们大学朋友之间约定俗成的梗了。”

大学毕业后,李先生独自一人“北漂”,他的同学多选择留在广州发展。虽然少有机会相聚,不过一在KTV听到王心凌《爱你》的前奏:Yo~Yo~Cyndi Baby,“总会想到那帮好朋友。”王心凌的许多经典曲目都在下架歌单上,李先生感叹,去KTV很多时候都是和朋友聚会,朋友间约定俗成的梗没了,以后去KTV的机会怕是更少了。

“没了那么多歌感觉去KTV都不尽兴”

Summer是邓紫棋的忠实歌迷。众所周知,2014年,邓紫棋参加《我是歌手第二季》,第一期节目就以一首《泡沫》惊艳全国观众,从此走红。参加节目前的邓紫棋仅在粤港澳地区有一定知名度,而Summer就是在邓紫棋还是个“小透明”的时候就成为了她的歌迷。

“2010年的时候,我还读高中,无意间听到她一首歌《我的秘密》,哇我第一次听就特别喜欢,从此就喜欢上她的歌了。一直到现在,《我的秘密》都是我去唱K的必点曲目。”

Summer从高中、到高考、进入大学、大学毕业、去海外留学、回国工作一路走来,外部环境和自己的心境都发生了不少变化,身边朋友也来来去去,但她还听着邓紫棋的歌,“我一路从学生变成社会人嘛,她也越来越红了。”听说这次下架曲目包括许多邓紫棋的歌,特别是她最喜欢的《我的秘密》,Summer大呼:“没了那么多歌感觉去KTV都不尽兴了!”

资深行业人建议

版权收费应该明细化

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常务副主席、广东省流行音乐协会主席、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小奇在接受CBD君采访时表示已留意到这个事件,并对此表达了一些看法和意见。

此次要求删除歌曲的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是经国家版权局正式批准成立、民政部注册登记的我国唯一音像集体管理组织,依法对音像节目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实施集体管理。

陈小奇介绍,在国家相关部门授权下,该协会有一定权利可以对影像制品在卡拉OK的使用权限进行规范。

依照《著作权法》等法律规定,KTV经营者使用歌曲从事营利性商业活动,必须依法取得权利人的许可,且必须支付给权利人相应报酬。据介绍,目前音乐版权费主要包括:词曲作者的著作权、歌曲音乐制作方、视频制作方以及卡拉OK伴唱设备曲库制作方陈小奇表示,伴唱设备曲库中的音乐部分也是四部分中最薄弱的环节。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伴唱设备曲库中的音乐,录音录像制品需要获得词曲作者的复制权、发行权的许可和录音录像制作者的复制权、发行权的许可,而使用电影作品(含类电作品)需要得到该类作品的著作权人的复制权、发行权的许可。

据了解,根据国家版权局2006年1号公告,卡拉OK场所(版权)收费标准为12元/房间/天,同时公告还提出“根据全国不同区域以及同一地域卡拉OK经营的不同规模和水平,可以按照上述标准在一定范围内适当下调。”目前KTV收费标准是根据国家版权局公告的精神,结合文化部《卡拉OK内容管理服务系统》,经过对不同地区各种类别的卡拉OK歌厅抽样计次调查后,结合本地区的经济发展状况综合制定的。

对此,陈小奇表示,依照国际惯例“以点唱量来收取版权税”来说,上述收费标准并不是太规范,“对版权所有者、著作者来说不是太尊重,没有体现出作者的价值。”陈小奇表示,音乐版权费的四个方面或有重合部分,应该明细化,除了让各方知道各自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也让创作者知道自己的版权所有的来源。此外,不可否认的是,删除歌曲的整顿过程对歌手本身或多或少会带来一些影响,比如作品传播会受到影响。

广告广告